Thursday, March 18, 2010

面具


曾經聽朋友講過,他說我們每個人,無時無刻都帶著面具做人,深一層的思量,也不是沒道理。做人很假,和很假的去做人,都是為了配合對方,是劇情的需要,只要不是宮心計的,不傷天害理的,你可以有擁有不同的面具替換。

人家說,整天這樣假假的去奉承上司,檫老板的鞋,就算和朋友打招呼,也是一副注冊商標的虛偽笑容,這樣做人不會累咩?其實有時候真的是很無奈。

雖然造作的假是讓人不舒服,但是直腸直肚的作風,也會撞板的。有言道,良藥苦口,忠言始終是逆耳的。有時候好心的直言獻議,對方未必買你帳,最痛心是他會反過來向你發爛炸。

我很久沒有這樣的尷尬了,對方揭開面具,原來是屎人面(Si Lang Bin),為了要很假的去維持一段關系,我寧可不要再作假下去,這張面具,不要也罷。

哈,大家不要誤會,我只是在紓解我心里的納悶,跟任何人無關,我寫這篇純粹在杜蘭自己!放下是有點不舍,但是可以換來以后的自然。。。

發泄完畢



18 comments:

天使熊猫 said...

面具也有它美麗的一面

天使熊猫 said...

yoyo,
表哭啊,我不是有意要爭坐沙發的,純粹巧合而已~

yoyo said...

errrrrrrrr

yoyo said...

杀杀杀杀杀!!!!!!
管他什么国不国宝的!!!!
哼!!!!

丢片大便。。。。跑人!!!

Sally said...

波便。。好听的话人人都喜欢听。。。

Kate said...

戴着面具做人是很辛苦的咧!沙央沙央啦,对这样的人,放多多屁轰他,哈哈!


借用我朋友的一句话,“布袋布袋,放下布袋,轻松又自在“。

tamiya said...

哈哈,我低调,可是也有许多暗箭。

去看我今天写的东西啦。

花罗汉 said...

偶爾的使用假面具掩飾是需要的。

蒲公英 Dandelion said...

有得假好过没得假,我不会假,常常的罪人。

路人甲㊣ said...

路过,顺便帮你抹口水和苦水~
还有地上的面具还要不要,或者换过一张超级无敌万能super面具给你,可以替你遮风挡雨~

李逸迷 said...

熊貓和yoyo:你們兩個真好笑。。

sally:這又是的,水查某。。看,每次我見到你都要叫你水查某。。

kate:嗯,我需要一些時間的沖淡。。你這樣喜歡我的屁,以后留一罐給你。。

達米亞:哦。。。明箭暗箭都要防啊。。不得罪人就好了。。

花羅漢:是咯,很無奈下。。

不供應:有時候覺得自己太直的話,可以選擇少講一點,因為講多錯多,這是常見的。。

路人甲:要這樣超級大的面具干嘛?不會直接打包算了。。哈。。

你雖然自稱是無關痛癢的路人甲,其實你很重要。。

诗艳 said...

戴面具做人,很辛苦的。
想当初,,看你并不是爱戴面具的人。
怎么今天感触良深?

April said...

April也是很懊恼的。在外工作这么久以来看过很多人的多种面具,很“佩服”他们变脸的技术,有时很是讨厌。April很笨,不擅戴面具,什么都明明白白摆在脸上,有时想来还蛮吃亏的。。。

李逸迷 said...

詩艷:純粹發泄,心理才會平衡嘛。。哈。。

四月:不要懊惱,人會從吃悶虧中學習成長的。。

蒲公英 Dandelion said...

比古呆,讲少错少固然是好,可是我这种死人脾气,看不过眼就会出声,不出声那口气就谷住谷住,很辛苦的喔!

日落黄昏 said...

有时候忍无可忍的时候就该發泄,發泄,就好像放屁一样的道理,呵呵呵!你看放了屁几舒服啊!哈哈哈!

李逸迷 said...

不供應:有時候要學會,看不見,我看不見。。當然,也不要太幸苦自己,忍無可忍就一巴給他過去。。

黃昏:就是啦,肚漲風真的很幸苦下。。放了。。哦~埋葛。。。~

Ouch said...

需要假時定要假,應該真時不應裝。
只要假的不讓人反胃,真的讓人討厭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