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25, 2010

这位仁兄


这个仁兄说他名叫【六月】,我没有Kepor(鸡婆)多问他干嘛不叫July(七月)或August(八月)?认识他不是很多年,以前觉得他为人讲话有点浮夸,不过参(campur)他久了却乐趣无穷,因为他讲话爱夸大其词的开玩笑,他说他是天生的艺人,体内的艺术细胞是浑然天成的澎湃汹涌,他不夸张的话身体会生病。我说六月兄你够钟吃药了,他大笑后挤出很委屈的笑容说:彼得,我看你是够了。。他就是这样的爱玩爱笑。

六月说他以前是跑歌台的,他唱功一流,有司仪的风范,搞笑功夫是一点也不简单,他陪我们一起卡拉的时候,每每唱完歌,他总是喜欢扮演大牌歌星在演唱会般的呐喊:后面的朋友~你们好吗?~~,真的是tak boleh tahan他。

今天早上我们一起回国,在星加坡转机的时候又凑在一起吹水,他又出招表演了。一轮的废言废语之后,我笑说你这样厉害,可以去美国好莱坞演戏去了,他突然挨过头来,以很严肃的神情问我说,你知道最近印度的宝莱坞和当地的市政局打官司,听说歹志还很大条的样子!

我们几位鸡公们很好奇的围过来问说:到底印度的宝莱坞得罪市政局什么歹志?

六月:因为宝莱坞的演员破坏了当地很多的花花草草,所以市政局要他们赔偿!

我们:怎么会这样呢?宝莱坞的艺人嘛是演戏罢了,关花花草草什么事情?

六月奸笑的回答说:呵呵,看来你们都很肤浅,难道你们没有发觉宝莱坞拍的爱情片,男女主角很喜欢一面唱歌,就一面滚下山坡,一出戏里头至少滚上滚下几十回,一年之中也不知道滚死了多少的花花草草,市政局哪肯罢休?!

大家笑到都眼泪直飙~~~

他讲话很喜欢夸张,但是我们大家都爱逗他讲笑话,一轮子的大笑后,心情是满满的好啊~



10 comments:

男人 said...

不只花花草草,连树皮都会遭殃啊~~~

蒲公英 said...

我看了没有笑,可是转述给同事听,他们笑到要死,做么咧???

老二 said...

嘿,我小时还蛮爱看的!他们的歌是从山上唱到海边再唱到下雪。。。。很长很长的歌。。。**''

日落黄昏 said...

你朋友真是一位笑匠,哈哈哈。

苦妈 said...

这位仁兄好像刘文正。。。帅哦!

李逸迷 said...

男人:连树皮也遭殃?看来他们全部都练金钟罩的。。

不供应:是我还没有点到你的笑穴。。

老二:什么?这样夸张?还要唱到去海边?还要唱到下雪?笑死ngai咯。。

李逸迷 said...

黄昏:他确实是难得的笑西郎。。

咕噜妈:没错!他确实是很endao的。。。

路人甲㊣ said...

是咯,不明白为什么印度片的仁兄要干树soli是树干上左躲右闪的装“可爱”!
当歌舞一开始,我会从sofa上笑到床上!

苦妈 said...

看清楚一点,
这位仁兄,
好像是二十年前的李逸迷~~~
哈哈!

李逸迷 said...

路人甲:反而我小时候看到印度人唱歌跳舞的时候,就好象我们每天需要吃饭大小便般的平常~

印度戏嘛,没有打不死的印度大兄和唱不完歌跳不完的舞,哪里算是阿布捏捏的戏?

咕噜咕噜妈:不啦,我二十年前还是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