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6, 2010

感恩之心


哈~这期不搞笑,我写我的小金菠萝,伊伊~

伊伊,这个小精灵,知道我们大家都疼她,很会看风。哥哥喜欢戏弄她,她常常哭着跑去跟妈妈投诉,但是哥哥是妈妈的心肝钉,所以伊伊投诉哥哥,而妈妈只是做个样假假喊几声:『业啊~不要做妹妹~』然后不了了之。伊伊有点不满意,跑来跟我哭诉:『爸爸~爸爸~哥哥做我~~』然后一副楚楚可怜惹人爱的款,我心软了下来:『业啊~做莫做妹妹?』然后过去宏业的房间,假假大大力的打哥哥几下,我拍自己的手掌几下,发出有如哥哥被打的声音,然后走出去安慰伊伊:『伊伊不哭,我打哥哥了!』然后宏业也故意做状发出哭声:『呜呜~』小伊伊听了,心爽了,甘愿了,不哭了。小孩子嘛~骗骗就行,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每次都是我的二公子故意要戏弄伊伊,我知道的。

很喜欢听伊伊讨奶喝时候的嗲声,她只会跟妈妈讨:『妈妈~我要念念西kam~』(西kam=四格)每次要睡之前或睡醒时她都会惯例的讨一次奶喝,然后很舒服的一面叹奶,一面看她的Tom & jerry,然后有一个很好笑的小动作,因为她右手拿奶瓶喝奶,所以空闲着的左手,她就会用尾指,在她自己专用的小枕头上刮来刮去,一副很陶醉的样子,看到都好笑,识叹到这种程度~

可怜几下我的老婆pun,自从生了伊伊之后,她完全牺牲了个人的时间,天天孩子载出载进,催冲凉送饭吃,家头细务样样来,真的很不简单,所以啊,我尽量不让老婆起性子,尽量不跟她顶嘴,哈~所以有了对老婆的感恩之心,几年来,家里也逐渐的宁静及和谐起来,没有他的,有如大眼妹晓旋说的,做人要感恩~有了感恩之心~一切看在你眼里的,都是美好和值得的。。




33 comments:

童言 said...

果然正经了哦!哈哈哈

tamiya said...

多大了,还喝奶瓶?

李逸迷 said...

童言:可以调下的。。我也蛮正经的其实

他米亚:四岁,不用奶瓶喝难道用酒瓶喝啊?哈

Joanne Low said...

我叫Joanne,初次認識,多多指教!

正經到~~我以為進錯屋子添。對啊全世界的老婆都很偉大的,要捧在手心里寵。

娃娃 said...

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 酱来冧老婆...

蒲公英 said...

可爱的伊伊,来阿姨抱抱沙洋一下!四格真的是喝来过nen nen瘾的!

有一句俗语真的要改一改,什么‘怕老婆会发达’的,倒不如说‘疼老婆的男人会发达’。

所以啊,比古,你发咗啦!

Kate said...

等多2年,骗伊伊这招就不管用了,所以要骗就趁现在。(小小声的说我是过来人)!嘻嘻嘻!

yoyo said...

也~~~比古哥,偶来廖...\(^0^)//

咦?


。。。
soli,wrong rumah #@_@#
tata...

竹 子 林 - JK said...

那个小枕头角用手擦来擦去,我的三个宝贝也是这样!出远门都要带。

yoyo said...

Sorry ya, mister who...
May i know where PiguTai move to?

I cant find him la....
How oh??

cos...
T_T he still owed my dailala RM5....

苦妈 said...

Yoyo~~
Pigu Tai欠妳五大洋吧了,
不要追啦!
快点准备一下,
今晚要跟dear去看《交响情人梦》~~
我也要跟着去~~
Osai也要跟着去~~

苦妈 said...

Pigu Tai,你的伊伊哦,
越大越可爱,
刮住爸爸的眼神,
一流!够勇!不得廖~~

李逸迷 said...

Joanne:嗯,留下你的年龄,五官详细描述,三四围质素等资料,我会通知主人的。。。next~~!

娃娃:是咯,看到老婆整天在马路上的奔波劳碌,自己又帮不到什么的,很心疼几下。。

不供应:写得很好,A+给你。。哈~(有爽到几下)

李逸迷 said...

yoyo:主人有喜去验身bo eng,还有,以后有树胶袋的话,讲中文,我的老板boihiao英格丽西。。。

JK:哈~小孩子的小动作多多,蛮可爱的,有的枕头还不可以洗,没有他们自己的口水味都不行。。

咕噜妈:是咯,真的是我见犹怜啊~

洋爸爸 said...

我也来廖~~~

半路,遇到yoyo……

我:喂,美女,去piku dai的家啊。zomok快就走鸟?
Yoyo:进错门啦。那个piku dai搬家鸟。
我:哦?酱啊?他欠我的laksa不是冷过冰?
Yoyo: 哎哟,你还想吃laksa啊?给你嗅laksa味都难咯。
我:酱啊。回家咯。

yoyo said...

苦妈,
我嘿))))一脚赛你去大西洋)))))

哼!我和阿dear难得(还是偷偷摸摸的)可以一起出去。。。你还kakajiaojiao。。。

洋爸爸 said...

Hmm... eh, mister, you sure you mister piku dai kah?

yoyo said...

洋爸爸,我是回家“装身”~
今晚,。。。恩。。。
“人家”有约~~羞羞

yoyo said...

对了,。。。
快快转回来

洋爸爸,你。。。。

刚才叫我美女吗??
是吗?真的吗?

也~~~~~
hooray~~学姐撒花ing *\(^O^)/*

苦妈 said...

Yoyo,带我去)))))

我不理,我不理,
我要跟着去))))))))

哼!我和Osai决定偷偷跟着你们))))

洋爸爸 said...

等下,还不要撒kok,我要去找刘花姐的音乐来做配乐!

苦妈 said...

骂骂,妳hor。。。
如果妳今晚不带我和苦妈去看戏hor,
我hor,就把妳和爸爸的鞋咬到烂烂,
等你们不能出们 ))))))))

哼!!!!!!!!!!!

Osai

yoyo said...

har?

青天霹雳!!!!
苦妈就是Osai???????








我晕了

苦妈 said...

Yoyo,妳别晕啊))))))

阿dear在等着了,
快起来)))))))

还有hor,这是人家的家,
要睡,去阿dear的家睡,let's go)))))

李逸迷 said...

痒爸爸:taokeh bigu cuti~~tengoh lockter~

哇~咕噜妈+美女yoyo+老胸=lebih 100岁了。。多好看~干?

老二 said...

好熱闹!进来做观众而已。。。散场了吗?星期五,榴莲档约会去。。。拜~~

路人㊣ said...

我来找人的~
阿。。。边个,走~够钟啦,就快开场廖!
苦妈,你家的龟头又伸出来廖,快点回去搞掂它~

yoyo said...

噢。。。噢。。。哦。。。。
(快手快脚yang开苦妈和osai。。。)

tata~every body~~(^o^)*//
别妒嫉我哦~~
(笑得花枝招展ing)

苦妈 said...

岂有此理,趁我去看龟头,
两个人静静鸡走掉~~

Osai,快点~~
不用穿高跟鞋啦~~
快点,快点,
一定要追到他们为止}}}}}}}

Sally said...

我进来瞧瞧nia。。。
哦!主人今晚不在,忘记是他们的family day料。。
回家去找水查某lin 卡比。。

LavenderBlu 鳕鱼 said...

怎么啦~原来这篇不是彼得老爷不在家,找枪手的哦!
我就说嘛。
彼得老爷哪有这么正经八百的。
主人既然不在家,下次才来造访。

李逸迷 said...

老二:去买榴莲吃啊?看有bulian送吗?

路人+yoyo:做莫这样放肆?suka suka来这里约会?当我隐形的啊?做莫不带埋我一起去?

咕噜妈:是咯,自己家里的那个头都顾不掂了,还来这里和osai一起癫。。tengqi啦

李逸迷 said...

sally:我知道啦,故意趁我不在就假假露面啦。。lim卡比也不预埋我。。?

鳕鱼:今晚没有带你的孩子来坐坐咩?今晚的是U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