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1, 2010

粗心大意(切公)


如果你要形容一个人做东西很迷糊,也很粗心大意,我们槟城的福建话叫『切公』!

如果你遇到一个『切公』的人把你交代的事情弄砸,搞到你很生气的话,这句『切公』再加上一个『蓝』字,就变成骂人的话了!!哈哈~!(不好的不要学,不过记起来也无妨,至少以后人家骂你的时候,你会点头示意下咯)

昨天在fb看到杨霓开的status,很搞笑,她说自己是个迷糊师奶,曾经发生的『切公』事件有:

1) 年轻时,试过穿着厨房的木屐去金河广场!(笑西ngai,如果当时杨霓的这个壮举能带动起穿木屐的潮流的话,金河广场将会吵到死,kikik~kokok~kikik~kokok)

2) 穿木屐出门都已近很经典了,杨霓还一边木屐一边凉鞋穿出门游街示众,真的是经典中的经典!

3) 上错别人的车,打不开车门还一直骂~!所以我们最好不要跟她像像车!等下给她骂buta的!

我个人『切公』的事件就不多啦,哈!印象最深刻的有两件。

第一件:中学时候,妈妈骑摩多载我出档去卖『勇岛虎』,摩多行驶了一段路程,突然旁边一辆摩多越过我们,喊说:『喂~!路bo清boh啊~!』哎哟!居然忘记穿头盔!然后妈妈大骂:尼力扎呆凡书头~!~~!!!(客家话)

第二件:也是我毕生难忘的尴尬事件。话说当年我刚出来社会工作,也顺便出来泡妞,当时候刚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叫『佩梨』,和我老婆当时是邻居兼好朋友。为了要追求她,朋友要我为她搞个生日会,但是不要让她知道。当晚很多朋友都到场了,我也非常紧张,因为我必须牵着『佩梨』的手带领她到蛋糕前面,然后公布她就是当晚的寿星女!当时候年少血气方刚的我,牵着女孩子的纤纤玉手,心里是pikpok!pikpok!的没差点要跳出来。当我牵着『佩梨』的手走到蛋糕前的时候,我点好蜡烛想说大大声的公布『佩梨』就是寿星女啦,不知道是否太紧张,突然忘记了佩梨的名字?只记得一个『佩』字!惨了!佩什么鬼啊?急忙中偷望了蛋糕上应该有『佩梨』的名字啦,哎呀!『佩梨』的『梨』字又刚好溶掉看不清楚!天啊~~!!没有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大声宣布了:

各位朋友!今晚的寿星女就是『佩~~~~』!!(居然念错对方的名字,呜呜呜)

当然,这段姻缘也无疾而终~不过现在她也已经嫁为人母,有5个孩子,还有跟我老婆联络,她们仍然还是好朋友!当然,我老婆知道这件事后,还笑了我好多轮!阴公


30 comments:

Vincent Cho said...

哈哈哈哈哈…当时的情况一定很糗…

Akira 思胜 said...

Cheh gong!!! 我身边就遇到很多这样的人咯, 做东西匆匆忙忙而且搞错事情...

tamiya said...

没有戴钢盔的,很普通啦,我也是有试过。。。

李逸迷 said...

vincent:哈哈~~久久还会发恶梦一次!!!

Akira:是咯,身边真的有很多cheh gong的kaki,包括自己也是说。。嘻

tamiya:就是不知道做莫这个影像还是很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中,直到现在

cherlyn said...

哈哈哈,真的超好笑咯~
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也会叫错名字

阴公咯~~~~~

竹 子 林 - JK said...

哈哈哈!
好笑归好笑!

我想知道比古嫂是怎样被你追到的!?

安哥爵 said...

如果当年给你叫对佩梨的名字,家嫂宝珠不是要靠边站?
梨字溶掉了,好似在说姻缘天注定!

安哥爵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小薰妈 said...

那么看来你也不是很喜欢那个{佩珍}...嗯~{佩利}的咯!!啊不然,哪里会叫错!!哈哈哈哈~

咸 妈 咪 said...

哈哈哈~~~笑死人~~~

半夜有没有叫错老婆的名字~ (问完走人 )

李逸迷 said...

泰迪:哈~!其实才刚认识,还没有真的去马,就告吹了!

竹子林:追我的打铃的故事,哈,迟些才post上来~!慢慢等下har

安哥爵:是啦,缘分天注定!就好象你的猪笼草配你这个摩登老爷,一绝也

李逸迷 said...

小薰美阿妈:哈~都没有开始到pun,我就红卡出场了

咸妈咪:你的头!

Joanne Low said...

「梨」和「珍」的音差太遠了,注定是mang唔返的,留下一樁糗事讓你細細回味...
現在見到人家,還有叫錯名字bo?

crisniechoo said...

好够力咯,竟然名字也会叫错
笑死我了~

杨 霓 said...

天啊))))))
我没有脸见人啦!!!!

闪回家~~~~

Sheue Li said...

我实在好奇,‘蓝’字是加在前面还是后面?

李逸迷 said...

joanne:哈哈~她很我老婆很姐妹的,也有见面,不过打死我也不敢提这件事情,alamak!还瘀不够咩

cirsniechoo:谢谢来访~当时候真的是太紧张了!年少无经验,现在啊~湿湿碎啦,哈哈

李逸迷 said...

杨霓:自己都在fb开出来给全世界的人类共赏了,还扮矜持,你以为kaki还十八二十二咩?

sheue:小孩子不好学坏,哈!不要教你

ady said...

初次到访,
那。。。那个“梨”字应该是你老婆弄糊的吧?


跑人。。。。。

李逸迷 said...

ady:谢谢来访!经你这样的提醒,我觉得很有可能pun咯。。好,我去问老婆看!

天使熊猫 said...

想起我家鄉的舅媽也很夠力一下,去巴剎回時,騎motor,女兒才要腳伸坐上去,還沒坐上時,舅母已經騎走liao!舅母還會回到家洗完衣,煮完飯後才想起:"Wa A查母kia叻?"

舅母還很厲害想到,對厚,剛回來時是沒載到女兒回來厚!於是乎,快快再回到巴剎載女兒,可憐女兒在那裡等了兩小時叻!

佩仪pueyyee said...

第一次,当然pikpokpikpok啦,不过名字都记不得,哈,她难道没有另眼相看吗?

~Kate~ said...

有趣有趣,比笑话还有趣,活生生的趣事嘛!哈哈哈哈哈~

李逸迷 said...

天使:哇!你的这个才叫经典的【切公】!早知道写你的舅妈就更好笑咯。。哈。

佩仪:其实当时后真的很紧张,突然的脑袋hang机!!糗到死!

kate:哎哟!!真的很尴尬,很拍写!!!

Sally said...

哈哈你真的是超切公,连喜欢的女子名字都不记得,
难怪她要把你fire掉。。不过也好,要不然你也娶不到宝珠了咯。。。。。

李逸迷 said...

sally:缘分天注定啦,昂某是相欠债!哈

yoyo said...

好笑meh? shap shap water woo....
ada lagi "geng" one ka?

李逸迷 said...

yoyo:最近你做莫好像还忙过以前?

Alice的打令 said...

天注定你的真命天女是宝珠阿嫂,好叫不叫居然把佩梨叫成佩“珍”,这不是要你佩珍珠宝吗?

李逸迷 said...

Alice的饭票:哇,有珍珠,有珠宝,我很horgiak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