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7, 2011

阿内



四四方方,中间一排排小洞洞的苏打饼,我叫它『咸饼』(kiam pia),上面撒一层糖碎的,我叫『有糖的饼』,按碎了有糖的饼干放进咖啡里浸透,他们就是阿绝和阿配。我小时候很喜欢这样的吃法,一汤匙一汤匙的淘进口里,一块块软绵绵的苏打饼,和咖啡纠缠起来,是满口的咖啡香,还有饱肚的满足感。。

小时候,外婆(我们客家人叫外婆『阿内』)有一盒杂锦饼干的铁箱,里头却装满了糖碎的咸饼,它是我们做孙儿们的恩物。以前暑假我都是寄住在外婆家,每天起身洗了脸,就会跟外婆讨饼干:『(客家话)阿内~ngai爱吃Piang~!』外婆:『必跌(Peter),你爱几多高Piang啊?』我:『西高(四块)』通常外婆都会给我多两块。我小小的双手握着六块饼干,带着童儿的天真笑容谢过外婆,自个儿斟满了一杯咖啡,很熟练的压碎了饼干撒下咖啡去,用汤匙搅来搅去糊成一团,然后坐在外婆屋外的五角基,大门旁的小石椅子上,一面吃着,一面欣赏着,屋前的花花草草,椰树小鸟天空和白云,吃饱后又是去找玩意了。。好怀念小时候的无忧无愁^^

现在长大了,饼干的选择多了,也很少吃到这种别理Pia了,看到它,远久残留的模糊回忆会一阵阵的浮现,仿佛见到了阿内。。(阿内,你还好吗。。。?)

18 comments:

日落黄昏 said...

我也是有这样的吃法,还要算时间如果要吃脆一点的就要一放下去就捞上来,童年的日子真的很爽。。。

crisniechoo said...

这样吃饼干觉得好好吃咧
但是我是配milo,哈哈~
真的很怀念小时候的无忧无虑

蒲公英 said...

我叫它做“苏打饼”,现在还是喜欢吃,因为不喜欢有糖霜的饼干。后来知道,胃痛要吃苏打饼,饼干里的苏打可以中和胃酸,舒缓胃痛。

路人㊣ said...

蘇打餅~生病的“糧食”~~:P

Vincent Cho said...

我最喜欢吃苏打饼了!还要是点milo吃!^^

竹子 said...

咸饼 + 红字牛奶 + 压碎镇软 = 好好吃哦!!!
你有将至吃吗!?

李逸迷 said...

黄昏兄:我们的童年时光相处几年罢了,哈,大家都存有相同的回忆啊~~~

crisniechoo:配milo我也suka pun^^

wwc:你好像老师。。老师你好!!哈

路人:几时你生病我送一打过去。Choiiiiiiiiiiii~~~~哈哈哈(讲笑讲笑)

vincent:你用点的?哈,一点一点几口饼!

竹子:红日牛奶?生病时啊?哈

Sally said...

及叻马纳西别理pia,西苏打pia啦。。。
你也可以开一罐tuna,然后搽在pia上,马西好甲 pun。。。。。

李逸迷 said...

sally:哦?唔西别理pia?哈,我阿嬷也是这样教我们的。她错我们也跟做错了。

你的pia un(沾) tuna好吃咩?没有试过。下次try看。

Sally said...

好甲,你要买有美奶滋口味的。。。

winnie@ah咪 said...

对对~沾kopi O是绝配,马里饼也是可以^^~比较小的时候就吃马里饼(圆圆的),大一点就开始吃苏打饼~到现在我还是在吃呀~

April said...

老兄,我看问你准没错了,你还记得很久以前有种kiam piah 是装在一个蓝色长方形的铁盒的吗?感觉上现在都没这东西了嘢。是有在这样的东西的对不?

李逸迷 said...

sally:哦~~遵命~~~!

winnie:对对,玛莉饼是圆的,哈,我记起了。^^

四月:那个长盒的是五镭郎吃的饼干,我小时候买的咸饼都是在『菜店孖』买的,放在有个四方型透明玻璃的铁箱子售卖咸饼的。

Ouch said...

我也很喜歡。一般兩吃法:
1)沾kopi o
2)塗牛油。哈~

李逸迷 said...

Ouch:wow~甘夏你还记得aku^^

Pet猫猫 said...

我们福州古田话叫 geng biang!我小时候是放在milo里面喝!

Pet猫猫 said...

以前还有一个吃法是饼干上面涂上condensed milk然后再洒上milo粉!一级棒!现在我应该不敢将吃了!因为condensed milk sibeh甜!

李逸迷 said...

喵喵:放在milo里喝,不是小孩子的吃法,朵啊郎pun苏卡这样吃法。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