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30, 2010

按摩


不要误会,我不是去按摩院寻开心,而是给我枕边人寻开心。

两天前老婆说肩旁酸痛,要我给他马杀鸡,我说要看球,迟点啦。老婆口里嘀咕着说:很久都没有按摩了,那罐你买回来的按摩油也是三分钟热度,刚买回来寻我开心时就说要帮我service下,我也只是爽到那一次nia,之后这瓶香精按摩油就打入冷宫雪藏了。。

听到老婆这样的埋怨,其实我也蛮难过的,都是自己的懒筋作怪,那天晚上,我看着老婆的睡相,想到老婆为了这个家付出的精神和劳力,老婆一点小小的要求我也负心的拒绝她,真不知道怎么搞的我,心里的内疚和亏欠感折磨了我整个晚上。。

昨晚冲完凉,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一面上网一面看着世界杯,老婆在房间叹着冷气一边烫衣服一边在看港剧。不一会她走出来跟我讲:『老公啊,我的肩旁很酸啦,帮我按摩下啦』,我的懒筋又现:『我看球咧~』,老婆又失望的走进房间。。

接下来的十秒,我的内心突然跟我训起话来:『比古呆啊你hor,整天说要疼老婆,这样的小事情你也懒惰,怎么行啊?难道要等到老婆不在了你才来后悔啊?』我突然有所领悟似的弹了起来,马上关了电视机,盖上电脑,走进房间跟老婆讲说:『打铃啊,你躺下来,我帮你按摩。』老婆带点惊喜又怀疑的说:『哇~这样好死啊?』她急不等待的卧在床上。。

我打开香精油,滴了几滴在老婆背上,双手用搓面粉的力度按摩老婆有点坚硬的肩膀,我问说:『哪里最酸痛,打铃?』『肩旁的两边』『这里是吗?』『外一点』『这里?』『嗯,对』找对部位,我集中在这两边上下的按摩中。老婆的脸是侧着一边,呼吸是缓慢的,时间是慢慢的晃着,我不急不缓的推拿着,不一会,感觉老婆像是入睡了,我也很满意的想收工了,突然老婆张开眼说:『喂~我的颈项你还没有跟我按摩ko?就想收工?』

哈哈~这个老婆啊~还真贪心~不过,我喜欢我喜欢~好啦好啦,按摩继续中。。。。

能为老婆按摩,是给心爱女人的回馈,我们身为女人的男人,是义不容辞的。女人嘛,其实很容易满足,只是,不知道几时我的懒根又现。哈。。



(还有还有,我是一面在帮老婆做按摩,一面在看足球的,不然你估)

35 comments:

蒲公英 said...

哎哟~闺房事都拿出来写,令人想入非非啊!

看到你写老婆的呼吸是缓慢的,还以为你用力过度搞到比古嫂窒息了~~~~

哈哈哈~

李逸迷 said...

不供应:这不是房事ok?这是我的心事,ok?都叫你不要参那个黄后皇太后黄疸病太后的啦,黄到死。。哈

如果我真的要写房事的话,包你鼻血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的水长流。。

Sally said...

哎哟!zomok没有写到你老婆有没有脱衣服的??。。。
快逃。。。

李逸迷 said...

sally:穿着衣服按摩就要用铁锤中中中,中个不停了才能达到按摩的效果了。。肖的你。。

蒲公英 said...

哈哈哈哈哈~笑到我傻去。。。。。

谁叫你每个细节都写出来啊,人家的脑袋里难免会有画面出来的嘛!

李逸迷 said...

不供应:都说你黄咯。。还不相信。。

蒲公英 said...

~比古~
你是引起动机的那个咧!

李逸迷 said...

不供应:嘻,人之初,性本色。。你色你色。。我们大家一起色。。。哈哈哈!!!

yoyo said...

还有咧?

JK said...

你 忘 了 加 上 阿 嫂 赞 你 的 一 句 "老 公, 你 的手 势 真 棒, 真 舒 服 ! 嗯 。 。 。 。 "

李逸迷 said...

yoyo:还有你的头。。不要色

JK:这又没有酱夸张,哈!毕竟我还是初哥。。

花罗汉 said...

一面按摩一面看球,有沒有一面流鼻血!!哈哈

看波就看波啦,還寫看足球!哈哈

老二 said...

手在按摩,眼在看波。。不会走位咩?

蒲公英 said...

比古你看啦,都说是你的问题啦,还要赖人家色。

李逸迷 said...

花罗汉:波在胸前,我按背后,看到什么鬼波jiek?衰婆

老二:走了位可以调回的嘛?不要以为我三水。。

不供应:看来我这篇要打上18SL。。

安哥爵 said...

按摩时你有吃摸摸揸揸吗?

李逸迷 said...

安哥爵:你有看清楚左右上下,confirm没有小孩子吗?。。脸红

eMmy LiM said...

还以为后续会发展不一样。。。但就草草收工了。。。

苦妈 said...

这篇文应该有下续吧?
因为你写到:
哈哈~这个老婆啊~还真贪心~不过,我喜欢我喜欢~好啦好啦,按摩继续中。。。。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有做错事吗?)

蒲公英 said...

~苦妈~
两公婆还会做错事的咩?
做错什么事呀?

路人㊣ said...

哎哟亲家,好浪漫哦,又有声有色~
我又要!

Kate said...

哎哟!羡慕“屎”人了哟!按不够明晚再来一场,按给他够力够力,然后真的就够力够力,过后~~~zzzzzzzzz!哈哈哈~~

苦妈 said...

~蒲公英~
做错事就是:
本来要stop廖的,
结果又老来得子。。。。哈哈!

杨 霓 said...

我不信故情节那么简单。。应该有下文的。。在房间按摩,不可能那样可以一边看球一边按的。。听说你还当球评咧。。这一篇应该不是这两天发生的啦!还是两点那场?夜深了。。。。

LavenderBlu 鳕鱼 said...

...............
speechless~
此时无声胜有声

18SX 啊 18SX
看来霓霓“潮嫂”的位置要转让给你了~
彼得“潮伯伯”hor

杨 霓 said...

来挺Lavender的。。。

Bravo ! Bravo !!
我们很久没给他卡乐看了!!

“潮伯伯”这个名字很适合!一致通过!!
以后就叫他“潮伯伯”!!!

Joanne Low said...

交代一大堆前戲,看到我要睡去,到底幾時才要入戲??
講真的,你有沒有按按下按去別邊?

蒲公英 said...

哈哈哈~“潮嫂”伯乐找到千里马了!

李逸迷 said...

美新娘:做莫今天大家的头壳都黄黄的?

咕噜咕噜吗:接下去的戏要付钱买票看的。。不想花钱就上网自己找咸带来看。。

不供应:鸡婆~~~~~~~~~~我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

李逸迷 said...

路人:你要给你老婆按还是按你老婆?还是要去osim买张索夫椅来用用。。?

kate:你这样小只,不好太够力。。。等下骨头碎开。。。

咕噜妈:什么做错事?是我功夫好,ok?这是羡慕不来的。。我有吃夜粥的

李逸迷 said...

杨霓:你想看什么?什么下文?我们顶多也也一潮半潮,哪像你这样多潮?要看嘛是看你写的比较有看头。。是吗?五潮嫂。。!

鳕鱼:不要跟杨霓一起癫。。。。她的潮嫂荣耀是一生一世了的。。谁与争锋

杨霓again:你鬼杀酱吵干嘛?不要shampat。。!

李逸迷 said...

Joanne:人家好好的想写点赞扬老婆大人的按摩篇,却给你们这班色鬼加油加盐,

搞到我好像在写黄色小说酱,真是的。。

还有,都老夫老妻啦,有什么地方我不清楚?还要去探索?是吗?肖的你!

不供应:你又kepo跑回来凑热闹啊?嫌我不够淤啊?呜呜

LavenderBlu 鳕鱼 said...

彼得“潮伯伯”,我哪有和霓霓一起癫。
人家我潜水潜得好好的,也beh tahan上来说几句正经话。
是你自己把内容写得有多细腻就有多细腻。
霓霓那一篇哪里够和你比喔~

你自己仔细再看一篇啦~
又按摩又看球,还“摸摸查查”,有够力。
霓霓,何时把你的宝座让给“潮伯伯”,我一定浮上来看热闹。

李逸迷 said...

鳕鱼:给你气到吐血ing

Ouch said...

好像,感覺是我害你變懶醬~
哈~~
要多按摩,感情才不會散!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