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 2010

槟城打架鱼


今天在废屎部发现有人把一个视频挂上来,写着『马来西亚版,80后看得懂,90后看半懂,00后看不懂 』,原来是我这个安哥童年时候的玩意儿,看着看着,好多小时候的画面浮现起来,我也回忆起小时候常常看大人们当赌博玩意的—【打架鱼】(Xiok Pak Hu)。

记得小时候没有钱买打架鱼来玩,放学了就跟干榜的小朋友们上山下河补抓打架鱼,有时候某某朋友就说,在哪里的水沟也有打架鱼,我们又蜂一窝的朝那边去捉打架鱼了,不管这个龙沟水多肮脏多臭,看到有打架鱼捉,就不管得酱多啦,每次回去都带着湿淋淋脏兮兮的衣裳回家,等待受刑。哈!

据我所知,当时候打架鱼有分为—『暹罗打架鱼』和『local打架鱼』,怎样分辨呢?其实很容易,尾巴大大片,颜色鲜艳且红蓝参杂的,就是暹罗鱼,通常鱼身比较巨型,而尾巴短短鱼身淡淡青蓝色,小小只整个蕃薯样的,就是local的。不过本地打架鱼就是因为尾巴短,打架的时候不容易被对方咬到尾巴,所以很厉害fight的。在对打的时候,打架鱼双方必然先鼓起鱼腮,打开鱼尾,凶神恶煞的猛蹬着对方,然后赛事一触即发,先来个kissing bite,双方紧紧的死咬着对方的嘴,然后来个翻云覆雨巴黎铁塔转了又转,势必要把对方的鱼嘴撕烂。如果有哪一方不低痛楚,松开口后,较强的那方就会追着对方猛咬,猛戳,如果对方一直躲不敢再回击的话,就算输了。有时候一场赛事可以是几秒钟,也可能打个不亦乐乎,拖拉那半个小时也不定,整粒钟也有试过。所以我们比较喜欢local打架鱼,鱼身短小精悍,打起来可不是开玩笑的,像我,脚短手短,惜别怪烂。暹罗鱼呢,摆美nia,好看不好吃。。

如果本地鱼遇到本地鱼呢?两个都是很厉害打的喔?这就要看主人的调教功夫了。据我所知,一条打架鱼要打得好,是需要training的,比如要时常拿镜子给鱼儿照镜子,通常他们看到自己的倒影,就会鼓起鱼鳃摆起架势,要开片酱了。不过你一拿开镜子,他们又收回鱼鳃若无其事了,如此来回一放一收,打架鱼鱼鳃也一开一关,煞是好看!哈。还有如果出场打赢的鱼儿,身体受了伤,朋友就会找一大片的枯叶放进水里,给鱼儿疗伤,我也忘了那是什么树的叶子了。

小时候,在我们干榜,大人们闲来无事就到处去斗鱼,还赌钱赌得很大的呢!那时候槟城的斗鱼风气很盛,大街小巷有华人的地方都可以看到他们在那里【赌鱼】。直到有一阵子,出现了【咸水打架鱼】之后,槟城的打架鱼赌风起了很大的变化。原来啊,有人发现了臭步(奸计),就是逐渐在自己打架鱼的鱼缸内放盐,饲养一个星期后,鱼儿习惯了咸水,然后在赌鱼的时候,买通评判员在比赛用的鱼缸内放盐,通常对方的打架鱼是淡水的,一进入咸水内就会头昏脑胀,整身软绵绵任由对方鱼肉,所以没一下子就给习惯了咸水的打架鱼击败。所以那个时候,很多之前打赢天下无敌手的鱼儿hampalang吃了败仗,这群玩臭的人也赢钱赢到笑,之后给人揭发他们的奸计后,这种咸水打架鱼再也找不到吃了。从此比赛斗鱼的时候,双方彼此都会尝一尝鱼缸的水,确定没有放盐臭步之后才进行赛事。

所以槟城就流行了着句话,玩臭出老千的赌,都叫着:赌咸博(PuakKiamQiao),就好象现在的世界杯,如果赛果有什么意外的话就是赌咸博了。。

Tong Kim A Qiao ah~Ka Cheh Ma Si Kiam Qiao ~(现在的赌博啊,多数嘛是咸博~)

小赌怡情,大赌倾家哦。世界杯我一角钱也没有赌,打和。


儿时的玩意,你还记得那一个?


槟城的罗汉果冰水,我们叫它【打架鱼】,

因为他的杯像饲养打架鱼用的鱼缸。

22 comments:

老二 said...

嘿,小时候我抓打架鱼卖给同学一条3块或3块半叻。。。很untung的。。。嗯。。。好怀念哦。。

蒲公英 said...

槟城打架鱼?暹罗打架鱼?local 打架鱼?还是罗汉果?唉哟哟~~~你弄到我很乱咧!

苦妈 said...

哇!你跟路人师傅轮流轰炸我呀?
他用老歌,你就用老玩意。
我的老命不保了!

JK said...

噫 。 。 。 。 啊 。 。 。 。 哦 。 。 。 那 个 。 。 那 个 。 。 。 真 要 谢 谢 你 , 比 古 兄 这 个 视 频 ! 差 点 就 忘 了 童 年 的 快 乐 !

花罗汉 said...

偷偷告訴你,我原本是打架魚來滴,打輸了,還被中到頭腫腫才變花羅漢的!嗚嗚嗚嗚嗚~

yoyo said...

打架鱼...你有看“初恋红豆冰”这部片吗?

Kate said...

儿时的玩意影片中,有一半的玩意都有玩过。玩打架鱼,那有看过打架鸡吗?很惨忍pun!

Kate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Joanne Low said...

我小時候不是看魚打架,是看人打架的...
哎唷好懷念video里的「弟弟game」。

李逸迷 said...

老二:哇~真的是从小就很有做生意的头脑了。。厉害哦。。长大了是否一个企业家啊?

不供应:乱你的头,正经的写你就看不懂,你到底想怎样?

咕噜咕噜吗:abo?你以为?

李逸迷 said...

JK:回忆是可以让我们再度年轻的。。共勉之

花罗汉:原来如痴

yoyo:没有哦~怎办~

李逸迷 said...

Comment deleted:下次写好好来。。

kate:我属鸡,但是我不是打架鸡。。

黄后:看什么人?打什么架?光明正大看,还是鬼鬼祟祟看?

Ouch said...

坦白講,我沒有玩過打架魚,我都直接和人打架。哈~

路人㊣ said...

小时候时常在公园偷看!
因为我们家乡称亲嘴为打架魚!^_^

李逸迷 said...

ouch:哇~女中豪杰。。佩服佩服

路人正:原来如此~原来你小的时候就这样hamsam了。。。。。嘻

Joanne Low said...

我就是躲在大樹後看Ouch打架...

蒲公英 said...

~比古~
不会乱咩?
酱子啊……哦,断章取义我就看懂了这句——短小精悍,像你……哇咔咔咔……

李逸迷 said...

Joanne:原来也是喜欢偷窥的。。

不供应:还是你有慧眼~够肖~

cherlyn said...

水沟有打架鱼好捉的咩?

李逸迷 said...

泰迪:有的

李逸迷 said...

泰迪:是咯,有的。。

李逸迷 said...

泰迪:是的。。回了第三次。。blogger发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