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5, 2010

一些儿时回忆



以前写博文很有Ummph!灵感来的时候有如滔滔浆水,黏黏不绝的涂个不停。

现在这阵子的生活蛮千遍一律,very循规蹈矩,所以没有什么新鲜屁事好玩,昨天玩玩猪脚醋,差点给人误会是示爱,本来要玩人家马上给人家玩,真折堕。人老了,防卫能力差去。

今早在二奶家(facebook)见到一个搞笑视频,有关赛马的,我脑袋『叮』~一声,想起了小时候。为什么赛马会令我想起小时候呢?其实我的童年有好长的一段日子是在马场哪儿度过。不要误会我年纪小小就去马场赌马,我妈妈是小贩,我这个大蕃薯需要去马场帮妈妈手,买食物赚钱维持家计。好,看自己还记得多少三十年前在马场发生过的儿时趣事。。。

应该是自我懂事以来,每天一睡醒,眼睛一打开就是等妈妈买鱼(鳗鱼)回来,开工帮忙做鱼丸。平时弄好鱼丸,除了批发一些给人之外,妈妈还要自个儿骑摩多出档去坡底沿途兜卖,日嗮雨淋的日子真的不好过。每个星期六和日,是妈妈去马场外大树下摆卖的日子,因为马场人多,吃客也多,这两天是妈妈赚钱的好日子。那个时候,妈妈摆卖的地方其实是马场大门外,对面的路旁。妈妈的档口,也不算是档口啦,充其量不过是两个特制的钢桶,就这样摆在路旁做生意罢了。这两个钢桶是我外公设计的,一个是装鱼丸和汤,桶下还有火炭烧着可以让汤水滚着,另一个是装酱料及盘碗,桶里头还有暗格可以摆放多余的鱼丸。我们叫这一对钢制的桶为-YongTaoHuTang(釀豆腐桶),凡是槟城四十多岁或以上的马场赌神,大多数见识和尝试过我们的鱼丸。绝无夸口。哈!

去马场卖鱼丸的这两天,妈妈会预备更多的鱼丸贩卖,所以我很怕这两天,制作鱼丸的过程是很多功夫又累人的,现在想到都怕怕。从宰鱼洗肚起肉到绞肉,磨肉(用石磨)后再手打鱼浆,到釀豆腐挤鱼丸,还有煮熟鱼丸,还不算大功告成,还有残局要收拾咧,洗碗洗盘洗东洗西,我一个小人儿带着弟妹,就是酱紫忙个不停。到一切弄好,妈妈可以出档的时候,她就骑着摩多载我一起去马场开裆了。当时候妈妈唯一的交通工具,是一辆suzuki老爷摩多,不要小看它残残不用锁匙也可以开动,除了是妈妈找吃的工具,当时候,我也曾骑这辆『鬼看到都怕』的破烂摩多载过我老婆。哈!讲回这辆多用途的摩多,每次出档除了可以载着我和妈妈,两个豆腐桶,还有洗盘碗用的大水桶两个,extra鱼丸一大蓝子,东吊西吊的,妈妈竟然还可以很有balancing的骑摩多,胸前还要抱着一桶热汤鱼丸的豆腐桶,我就右手挂着另外一桶,左手一篮鱼丸垫在脚比,整辆摩多跑在马路上,远远看起来十足一辆sampah 车。

到了马场,我们就摆在冰水档旁边,两个桶摆在一起,大约三尺宽的地方就是我们找吃的地盘。开裆前需要checking看炭火有了,汤水滚了,再放多点鱼丸和酿豆腐下去,铺一张报纸,把盛装extra鱼丸的长方形篮子摆好,再把装钱的筲箕拿出来,就可以做生意了。

当时候我记得马场的赛事,一天大约跑八场到十场左右,很久前进出马场是不用买票的,所以人客可以自由出来吃个便宜餐(当时候马场里的餐厅价格很贵),就继续进场搏杀!直到马场装修后,开始征收入场费,人客就很少出来吃东西了,生意突然一落千丈,我们只有等到最后一场赛事,大门打开,人客可以自由出入了,才开始有生意做,我们也只有靠这段时间赚钱。

通常我们下午两点多就到了马场,要等到五点多生意才开始,所以这空闲的两三个小时,我在做什么呢?哈。。。下次告诉你!



21 comments:

安哥爵 said...

果真是难忘的记忆.妈妈本事又伟大.

路人㊣ said...

以前的孩子很小就出来当家,所以比较会珍惜~
朋友,顺便告诉你,那个视频金hair笑西ngai罗~^_^

洋爸爸 said...

您除了是槟城肖郎俱乐部永久会员、槟城烟斗罢俱乐部卡里坡头分会迷人志分支fellow外,我会很激励的把您推入槟城孝心爆棚俱乐部成为fellowship会员的。

洋爸爸 said...

哈哈,写错了,是积极,不是激励!歹势,读到您这篇那么感人又动人又如在看一部黑白P Ramli式的电影酱的让我感动到打错字鸟。

李逸迷 said...

安哥爵:我以她为荣。

路人甲:分享分享,找回自己久远的儿时回忆!那个视频也笑西ngai很多遍了。。哈

洋爸爸:我有这样多俱乐部的会员,可以判个PJK给我吗?(pergi jual kacheng)

Joanne Low said...

sibeh搞笑!!我喜歡斑馬身上那具僵尸!

yoyo said...

呜呜呜呜。。。真感动捏。。。

啊,说起鱼丸
我小时候也做过鱼蛋妹
(帮我阿姨弄)
所以你讲的我都会做~

Sally said...

哈哈这个视频真的很搞笑。。。笑翻了。。。

李逸迷 said...

joanne:我喜欢那个人扮的马,跑起来的款,笑西ngai。。哈

yoyo:看来我们的童年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哦。。哈,以前我是鱼蛋仔,现在是鱼蛋阿别。。

李逸迷 said...

sally:我也是笑到飞起跌下,起了一栋红毛楼!哈

苦妈 said...

不是在姓周桥卖的咩?
我知道你在空闲的几个小时做什么,
你跑去杂货店偷看漫画,对不对?

SockPeng said...

有机会我要采访你们制作鱼丸的过程
可以吗??
给我独家的分享??

李逸迷 said...

咕噜妈:姓周桥那是妈妈week day去兜卖的其中一个,我蛮怀念的地方。。

SockPeng:哈哈~不要啦~拍写啦~

杨 霓 said...

55555......
555555555...
55 55 55 55
我.....我.....我.....
....
感动到说不出话来了。。。

晚安。

杨 霓 said...

我的童年也跟你有点相似。。
但我是帮爸爸串沙爹,卖沙爹。


不讲了。。。要去zzzzz了。。。

tamiya said...

呵呵,那段艰苦但简单的岁月,是许多人怀念的日子。小时候,我也曾经去捧面、做店小二咧。。。

李逸迷 said...

杨霓:我。。只不过想正经的写个儿时回忆,很感动咩?(摸着头不解中)

他米亚:只有吃过苦的人才会欣赏别人的苦。。

Sheue Li said...

妈妈真伟大。

李逸迷 said...

sheueLI:欢迎光临,有空请来坐坐

天蝎座妈咪 said...

想不到您的童年,也是帮忙家里赚钱渡过的。好感动涅!现在苦尽甘来咯! 我要吃新鲜的鱼丸。

李逸迷 said...

天蝎:要吃鱼丸嘛是给钱nia咯,三角一粒,买十粒送汤加免费酱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