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2, 2010

我的四舅




我的四舅,是我妈妈的哥哥,介绍完毕,收工。

好,好,我讲好好的,这期我要介绍妈妈的哥哥,我的四舅,客家话叫『西Q』,他是妈妈家族里头唯一读书最高的人,当年Form5毕业,算很厉害了。不过他为人很另类,喜欢用古灵精怪的逻辑来自找烦恼,也很喜欢戏弄人。我记得小时候给我的四舅搵笨过一次,那个时候大伙儿刚在马场贩卖鱼丸收档后,如常的在『打枪浦』的一间咖啡室内吃晚餐,这间咖啡室内有一档是买热狗的,当时候热狗对我来说是蛮新奇的食物,我就跟四舅说想买来吃,但是不知道怎样 order,就请教他咯,他说:『阿德啊,你去跟那个马来人讲,你要买Cool Cat!』妈的,热狗变了冷猫!我也傻傻的去了:『Encik!Cool Cat satu!』只见他们一面笑一面包裹热狗给我,后面也传来四舅的笑声,我知道又给四舅戏弄了。他就是酱紫怪孤的人。

外公给四舅的花名叫『阿牛』,他说这名字没文化,要我们叫他『乌许』,乌许其实是日本文,意思也是『牛』,换汤不换药,笑死我们。之后他又给自己取了个洋名,叫『Tallen』。他说自己不要跟人家一样的。

『乌许』是受英文教育的,他时常讲说,如果外国人来买我们本土的小食,要读我们食物的名称,发音就比较难准确,比如:炒粿条,英文发音Char Koay Tiaw,很死板,一点英文的腔调也没有,他要改装发音,还要改得比较红毛pattern而洋化,所以炒粿条他改成『Qing Gua Deow』,笑死我了!他还满意的说,嗯~很英式的发音了。除了炒粿条,油炸鬼改成『You Chess Ques』,猪场粉改成『Chick Chiok 粉』,咸煎饼改成『Hem Cherm 彭』,很顺口hor?哈!

有时候在咖啡店喝茶道三说四之余,他觉得有时候要批评咖啡室的某某人时,又不想对方知道,所以搞怪的四舅又编辑了自己的一套密语,务必要让对方听到也不知道。

比如,他要批评对方男子的样子不好看,有点傻傻,是酱紫讲的:『那个Octtokoh(男子,日本语),Meephone(脸孔,自制的)很别Milu(别=难,milu=看,日本语)!有点Shiek Chao Wa (Shiek,福建话,意思是聪明,Chao Wa=女儿,所以聪明+女儿,倒翻过来,就是憨仔)』

哈哈!看!我这个四舅就是酱紫shampat,他还有很多自制的密语啦,不要教你们酱多,等下以后你们学会了,我就不能明目张胆的大声讲你们『别Milu』了!!!哈

很久没有去找他吹水了,看来要去找他叙旧一下。



12 comments:

yoyo said...

我的舅舅们也很另类。。。
怪卡。。。

yoyo said...

yes....sofa~
^^v

蒲公英 said...

哈哈哈~酱紫你嘛是很像他咯!

Kate said...

皮古是我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介绍完毕,收工,哈哈哈!好笑!

你舅还会日本语噢!很班奈咧~! 怪不得那些日本语我也听不懂,还是要听冰年话才好听。

苦妈 said...

你在你西Q身上一定学了不少东西吧!

Sally said...

原来你的shampat就是有你四舅的真传。。。哈哈

安哥爵 said...

你果然是他的甥.你变本加厉的搞怪才笑死卡廖郎!快去找他吹水,妙上加妙!

李逸迷 said...

yoyo:前面的戏票比较便宜的。。你省到,看你多开心。。哈

不供应:这样子说法,我也觉得有可能pun。。

kate:小时候我的四舅还教我们唱日本歌呢

李逸迷 said...

咕噜妈:看来我爱玩爱废的性格多少都遗传到他的。。

sally:还敢讲,本来就够38了,参你多了变成4838

安哥爵:谢谢你的卡廖郎,我也笑到比古痛去

路人㊣ said...

西Q也等于客家话的四块钱pun~

日落黄昏 said...

otoko 瓦 mite 奈,onna w瓦 mite如,哈哈,讲完 ,收工。

李逸迷 said...

路人:也是的pun,哈

黄昏:是的,看女人好过看男人。。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