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3, 2010

妈妈的趣事


嘻!这期我8下妈妈年轻时候的趣事,真人真事,绝无加料,Sebab妈妈跟我口述过很多次了,所以我记得很清楚。每年我都会听到妈妈提过三五七次酱nia啦,不多。有一次,妹妹不识趣的打岔了正在谈得兴起的妈妈说:『哎哟妈妈,你讲过很多次了的!还讲~』我妈妈当时候马上做出反应:『西猴玛!听过你不会当没有听过的咩?没有akai到死!』我在旁边笑到很大声。所以啊,妈妈讲古,妹妹你听古就不要博古,不然你就会中石骨鲁(screw,冰年狼就听得懂,是责骂的意思)!

这件趣事,是发生在妈妈年轻时,当年她要考取摩多车的来申,首先需要去JPJ(钉牌关)考pass交通规则(路关)先,我们称为Undang-undang,不是Udang(虾),当时考路关不像现在用电脑选沟abc就行,而是考官当场给你面试的,他问你东,你要答东,不可以答西,哈。

那个时候马来文对妈妈来讲根本就是火星文,以前不会马来语的唐人,要考路关就要读一本完全用中文翻译马来文的交通规则书籍来参考。这本书的马来文翻译得很搞笑下,我记得红绿灯叫,【蓝布依莎辣】,转左【不兴基里】,转右【不兴卡南】,单行道【雅兰色哈拉】,慢行【雅兰伯拉汗拉汗】。

妈妈说她背了这本书很多次,也考了很多次才勉强pass,有一次考官指着一个(路滑)的图案,就问妈妈的说。。。

考官:Amoi ~Corak ini apa maksud?(姑娘!这个图案代表什么?)

妈妈:Ini…ini….Jalan….Jalan Kencing…….

考官大笑:Aiyo!Cerlakak!Amoi!Jalan Licin lah!bukan Jalan Kencing!(哎哟!我的天啊!姑娘!是路滑!不是小便路!)

妈妈:Sorry 咯,淫cek!

Of course这次妈妈肥佬了!

几经千山万水,妈妈终於考获L Lembu了,可以吊个L字牌子在摩多的前后方,自个儿飚摩多到处去八挂了。有次遇到嘛打Road Block,妈妈停下来给kopi王嘛打checking咯。

嘛打:Nyonyak!Mengapa you mia L plate sudah terbalik?(姑娘仔!做莫你的L牌子倒翻了?)

嘛打:You tahu ini macam salahkah?(你知道这样是犯法的吗?)

妈妈很着急,想解释说L牌子可能是摩多在行驶中被风吹翻的,但是马来话不会讲,怎办?只有硬着头皮跟嘛打解释说..

妈妈:淫cek!淫cek!『L』 ini har(妈妈用手势做泼扇子状,然后)呼呼!!呼呼!!(吹气状)!!(然后泼扇子的手快快反过来)

嘛打:Apalah lu!cakap apa ini?

妈妈更着急了:呼呼!!呼呼呼!!!(更大力的泼扇子)

嘛打:Aiyo!Nyonyak! Saya Taktahu lah!Ok lah Ok lah,lain kali jagan har!(哎哟!小姑娘!我不知道你讲什么啦!好啦好啦,以后不可以了)

嘛打放了我妈妈一马。之后,嘛打还是不知道我妈妈在炒什么菜,需要要吹这样大口的气?


16 comments:

yoyo said...

err。。。有点深奥。。。
看不到明白。。

头低滚回去。。。。

yoyo said...

头探出来,轻轻的说
~沙发~~

Sally said...

淫chek比古,路本雅玛玛北里cute叻。。。哈哈哈哈哈哈笑西ngai。。。

Yee said...

我的爸爸,问马来顾客要不要买牛肺时会这样:

lu mau itu lembu punya heee~~~(一面吸气) huuu~~~(一面呼气)。。

我晕~~

可是客人都知道他在讲什么!!!神奇!

Joanne Low said...

相信我,那考官每小一次便就會想你媽媽一下...

那個mata快快放人因為他以為下一秒就要挂台風...

還有,你確定scroll是責罵?小女英文差強人意,只知道責罵叫scold...

星星知我心 said...

啊哈哈~~淫check比古,mamaknya banyak 班戴(pandai)l连马达都没办法赚kopi。。哈哈。。

蒲公英 said...

哇咔咔卡,淫仄比古,路巴支寡可塔瓦蛮丫骨哦!!

李逸迷 said...

yoyo:坐到酱紫前面看戏,头不会酸咩?记得更你的正骨水总代理杨霓姐姐讨罐来用,很lengkeng的!

sally:amoi,lu笑到干硬了的浓妆也picak料!jaga sikit啦,金lasam

Yee:你的爸爸不会是我妈妈失散了的亲戚吧?

谢谢来访

日落黄昏 said...

老兄,唉只mata哦,蠢到死,比起唉丢唐人,真是蠢到死,连你妈妈的手势都不懂,真是猪安样。。。。。

李逸迷 said...

黄太后:谢谢提醒,本来我是要写screw的,哈!打错,自己读书不好,拼错了,scold是责骂没错。

我们槟城人叫挨骂是screw,被扭耳朵大大力的意思!

星星知我心:呀咯呀咯,嘛打要吃我妈妈的kopi钱也没有什么办法,妈妈当时候也没有lui的pun。

不供应:笑笑没烦恼,整天绵洗澡

李逸迷 said...

黄昏兄:就是啦,猪安yong!!!你的客家话太强了,笑到我orlitu~~

竹 子 林 - JK said...

安地真是个活宝!

Kate said...

Aiyo!Nyonyak,来因卡里,阿哇punya lembu must guna tali tali baik baik tau ta! jangan 卡西dia 不兴西尼不兴沙娜!ok!哈哈哈~~

Sally said...

哎哟!淫chek比古,拉淫咖哩加卡betul betul har!!西阿芭加卡wo浓妆干硬har!wo 可是天生丽质,ok!!bo浓妆A!哼!!。。。。

李逸迷 said...

竹子:我完全继承了她的优良传统搞笑细胞。

kate:你的马来参参红毛,要笑西ngai是吗?哈哈

sally:你说什么浓妆干硬?很那个几下?哈哈哈~~~

苦妈 said...

你妈妈很厉害咧,
至少听得懂马来话,
我妈妈就打波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