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30, 2010

忆小学



昨晚在废屎部惊见表妹发布了一张照片,是敝人小学六年级的全体毕业照,好珍贵啊,很多小学时候的模糊回忆,霎时间一点一滴的涌现了出来,好怀念小学的那段时光啊。。

1976年我就读槟城恒毅小学一年级,犹记得当时候新生们上衣的口袋上,都夹着一张名片。我还记得是用粉红色卡片写上名字和班级,那时候我还不会写自己的中文名字,也很难写下,『戴伟雄』这个名字安尼多笔画,写死人咩,哈。可惜我完全不记得第一天的上学是什么样的情形了,只记得当时候放学不是坐学生巴士回家,而是由一位三轮车夫包载几个学生一起回家。书包嘛,好像是箱子式的,有两个需要一起按下去,就弹开的锁头。校衣是白衣深蓝短裤,头发嘛,当然是涂上发膏后,梳个服服贴贴的咖哩博头。 对了,我的校衣和校裤都是用浆糊浆了晒干,然后用火炭烫斗烫直的,穿起来很gatai的。

二年级开始我就自己搭巴士上学了。妈妈好像给我五毛钱上学,搭巴士两毛,吃碗面就两毛,喝杯水一毛,所以什么毛也没有剩。抵达学校的第一样事情,就是找朋友玩。当时候玩得最多的就是『兵捉贼』。召集了几个朋友,大家把脚往一个中心点集中,然后一个人就用手指,逆时钟的点算每个人的脚,口念:『追啦追兵兵,追追甲巴做郎兵!』点到那个人就做兵(负责捉贼),之后就继续念:『追啦追檫檫,追追甲巴做郎檫!』被点到的就当贼(当然是给兵捉,哈)。玩法就是,挑到做贼的,就有个贼窝,可以躲在里头。兵是在外等我们离开贼窝,给他们追。所以,跑的快的通常比较吃香。每个被兵捉到的,必须关在兵寮,手牵着手等贼来相救,如果贼被捉完,那游戏就结束了,兵和贼就对换角色,从新玩过。每天都是玩到整身汗湿淋淋,衣冠不整的上课,老师一见到我们就讲:『你们这班学生玩到像Kid Jiak 啊(乞丐儿)。』那个时候还小,哪里会拍写。有时候忘了写大小楷,一到学校的食堂马上跟朋友借墨汁毛笔,鬼画符的乱涂一番,遇到朋友的墨汁不知道做莫鬼的,金加超,臭过我家的屎吭,一面捏着鼻子一面写。这些作业通常都会给老师骂:『阿呆伟雄,你大便在书上啊?做莫安尼超?』

小学时做巡查员是很巴闭的,可以早点下课,又可以抄同学的名字给老师处罚,简直是威风八面,没有人敢得罪。我有个堂姐就是做巡查员的,我也沾了点她的光,可以把欺负我的同学名字告诉她,然后她就出面教训给我笃背只的同学,不知道多爽,哈!不过我也只是通水一次酱多啦,没有乱来啦,哈!

还有放学后,通常都不舍得回家,还是呆在学校找朋友谈天吹水,不然又是玩跳绳,不然就是去校园后捉超咩公(蚱蜢),还有很多啦,写不完kok,不过很谢谢表妹让我回忆起很多小时候趣事。

对了,通常一年级的时候,一定很多人有试过的糗事,那就是老塞落裤(大便在裤子上)哈,我一年级的时候就试过一次,那次肚子很痛,又不敢跟老师讲,更何况当堂课是国语的马来老师,我又tak tahu jiakap哇爱帮赛,哈,结果最后还是忍无可忍之下用福建话跟老师讲,她就骂说:Cepat Cepat Pergi!可惜当我跑去厕所的途中,金条已经一条条的排在走廊上,真的是,拍写到我『毕生难忘』!呜呜~~~!!

你们呢?小学期间有发生过什么趣事和难忘的事情吗?说来分享下。

25 comments:

Sally said...

yes,坐头等舱。。。。
等我回家拿放大镜来看。。。。

Vincent Cho said...

我的老塞落裤事件是在幼稚园发生…然后没有穿裤子走路回家…你竟然在小学!!哈哈哈哈哈…结果又没有换裤子??

~ 仪仪妈咪 ~ said...

很够力的最后一段~~~

mikiko said...

看到比古写小学,我马上进来看,看到照片下端1981年拍摄,我就晕倒了,原来我才刚出世,比古叔叔已经6年纪了哦???

樱樱美黛子 said...

好个一排排的黄金。。。。。。好好笑,笑到眼泪也掉了下来。要命咯!

竹 子 林 - JK said...

小学最常玩的是【白脚】(单脚跳,然后去捉人)!
好玩是好玩....但肥仔的我就可怜啦!
但是喜欢玩,每次都气喘又捉不到人!

李逸迷 said...

sally:你不好拿我的照片去做公逃,知道吗?

vincent曹:哈,当时候有个校工安哥一面骂一面用水喉胶管,远远的水射我的比古,然后又再穿回校裤上课again咯。嘻

仪仪妈咪:小孩子是这样的啦,有什么geli?你没有老塞过咩?哈

yoyo said...

我来拾金条的
(贪钱ing)

李逸迷 said...

阿米:是的,我在这里可酸是老一辈的了,别吃惊。。

engengbo歹志:哈~我自己也笑自己pun。。

竹子:其实我们槟城这里叫这个玩意是【跛脚婆】,pai ka po。。

李逸迷 said...

yoyo:要用手拾啊?粘粘的金条你不怕咩?

路人㊣ said...

我一年级开学第一天哭到放学!
你一年级时我刚好六年级毕业~呵呵!

日落黄昏 said...

在我念一年级的时候,被老师选到参加校内的歌唱比赛,在比赛当天有比赛的参赛者就得先上台等候叫名字,我等待当时,我有点尿急本来想去尿尿的又不好意思开口就忍着先等比赛过后才去吧,没想到等下等下还没轮到我,尿急的快忍不住了,那时候我想去又怕轮到我,因为只剩下三四位,于是在又着急又紧张的情况下尿了一点出来还好好忍得住没有在比赛中出丑,哈哈~~结果得了第四名,不然应该可以得第三名因为当时是同分再比,输了一个马鼻。

Sheue Li said...

哇,记忆好好啊!!!
虽然最后一段真的很 geli ;p

苦妈 said...

我二年级时,被老师罚到很惨那种地步。。。
几乎每个礼拜都有一天要罚留堂,
然后在课室上下蹲一百下,恶梦呀!!

Joanne Low said...

現在看到一年級的同班同學,有勇敢地向前說嗨bo?
現在看到那個借姑,有大大聲跟他說kamu hai wa dulu老賽bo?

诗艳 said...

哈哈!你的童年真开心啊!

李逸迷 said...

路人:哇!那可是差不多四十年前的事了,你还记得这段哭包趣事?真好记性。

黄昏:哈~厉害厉害,为了歌唱,尿也忍了起来,佩服佩服~果然是唱歌的kaki,哈

sheue li:最后一段确实很geli,但是却刻骨铭心。。

李逸迷 said...

Joanne:我连六年级的同学名字也忘记了,怎么记得起一年级的,那个老师我也不知道是谁了,哈~

确实是难忘的老塞糗事

诗艳:只是尽量记起看能唤回多少的回忆,很模糊了

cherlyn said...

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年級的時候,老師不在課室,我尿急又不敢去廁所,後來尿褲子啦,嗚嗚嗚....

李逸迷 said...

泰迪:哈~这个我相信很多小朋友都有试过啦~我的遭遇才难堪得凄鬼凉

蒲公英 said...

你的名字以前是写繁体的咧,戴偉雄難寫到~~~

Akira 思胜 said...

哈哈, 幸好我还把小学的照片收到好好的... :P

李逸迷 said...

不供应:我现在嘛是习惯写我繁体字的名字也。。习惯了

akira:你就好啦,我以前整天搬家,所以搞到照片都不知道遗失在那里?

~Kate~ said...

我小时候没有相机,也没人帮我拍照,现在要回忆,可没酱容易,脑袋装满了,记得现在,忘了过去!

李逸迷 said...

kate:如果遇到一些小时候的玩伴,可能会勾起你已经遗忘了的回忆哦。。。